江苏快3免费精准计划

牡丹江市金天泰食品有限公司

牛肝菌的独白(2)

      被采收的牛肝菌,在被干山人采收回家后,年龄大的、破损的、被虫子咬过的同伴们,最先变成菜肴,炖鸡、炖肉、炒辣椒、炖土豆····,像我这样相貌端正的,初步清洗一下身上的树叶和脚上的泥土,等着中间商来收购。

       午后,收蘑菇的皮卡车停在小卖店门口,燥热的中间商光着膀子还直流汗,脸晒得黢黑。一边用手扒拉我们,一边往嘴里塞馒头“里子有点黄,你看这根,全是泥”然后拿出一副非常不情愿,无可奈何的语气“三舅,这也就是你,换别人我可拿不了,这么样给你三块五”干山人脸上的褶子堆积的更密积,连说行,行,行,你看着弄吧,就这样在中间商的无奈、挑剔、叹息声中很快的皮卡车就装满了。

       离开山林后,我的身体还是不停的老化,我和同伴们被倒在了白钢操作案上,整个工厂内都充满了我们的香气,有人说那是山林的味道,有人说那是浆果的香气,工人们都连上了好几天夜班了,虽然只打哈欠,但是修理我们的速度并没有减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原文出自食用菌市场杂志